鲁网 > 济宁频道 > 文化 > 正文

散文欣赏:飘在记忆里的荠菜香

2020-06-12 09:04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某件事时常会在脑中浮现,算不算魂牵梦绕;某件事在发生了五年后回忆起来,细节仍历历在目,算不算刻骨铭心!

  我必须要把这件事记下来,如果你读到,就等于知道了一个有关爱的故事。如果你没有读到,就算是对我常常想到她的一个交代吧! 

  某件事时常会在脑中浮现,算不算魂牵梦绕;某件事在发生了五年后回忆起来,细节仍历历在目,算不算刻骨铭心! 

  就算是一个梦吧!疑惑如梦;巧合如梦;那个明媚的春日下午,只有两个人的简单的几句对话救了两条人命的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也如梦中神赐! 

  五年前,我陪女儿在外地读高中。高三,是每个考出大学生的家庭都经历过的艰难跋涉。孩子拼劲全力的学,大人不遗余力的在后面推,就是俗话说的使二劲。使二劲的表现家家大致相同:孩子在家学习时,大人一律做消失状,走路都得蹑手蹑脚,倒杯水喝要轻拿轻放,有的人家为了看看卫星云图就只看图片不放声音,就这也是为了孩子第二天上学拿不拿雨具做准备,万一刮阵凉风孩子受了凉,不还得耽误几天学习吗!有的相信手机天气预报的,电视直接被冷落了,要么罩块布束之高阁,要么拔了电线落满灰尘了!孩子去上学了,大人立刻开始了忙碌,孩子在家怕弄出动静影响学习不敢做的家务活,要在孩子放学前拾掇妥善。东西要摆放的纹丝不乱,卫生打扫的一尘不染,这都是为了给孩子营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大人们在家忙活的事情也基本相同:打扫卫生;把该洗的衣服洗干净;然后准备食材,为做一顿精美的饭菜要煞费苦心的琢磨良久。 

  每天下午孩子上学走的时候,我都先问一下孩子晚上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没。她点出饭来我心里就轻松了,使出浑身解数尽量做的精美些!她要是来一句:“”随便吧,你做什么我吃什么!”我倒是犯了难,这对做事的人要求是相当高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要做成我爱吃的饭,这就是俗话说的要有眼色气,要有揣度人心的本领。好在那天孩子没给我出难题,干脆利落的说:“现在荠菜挺新鲜的吧?我想吃荠菜饺子!” 

  正是荠菜飘香的季节,荠菜饺子也确实是春天特有的美味!要去地里找到,还得摘出来……,一顿饺子不少费时间呢!也没来得及喊一块照看孩子的同伴,孩子刚走我也就拾掇拾掇出门了!走出我们住的那个小区往南拐,两边放眼望去,全是绿油油的麦子地。我从地头上一块块的往西看过去,有时从地头往里扒开麦子低头找一找,麦子垄之间光秃秃的,一棵杂草也没有,后来朋友们告诉我,这几天是麦子地打除草剂的集中期,这样的都是打过除草剂的了!我沿着地头一垄垄的往里瞅着往前走,不知不觉的就走了三里左右的路,想着孩子学习那么紧张,她吃到荠菜饺子时的快乐,能对学习带来的压力起到那么一丝丝的缓解作用,我就起了找不着绝不放弃的想法。 

  三里左右的路这块麦地就到了尽头,接着是一块刚出幼苗的田地,像是种的蔬菜。这块菜地南面紧挨着一块麦地,由于这块地的右前方有一条东南西北方向的斜路,把这块麦地隔成了一片三角形。 

  没想到这块普通三角形的麦地,却差一点给我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站在地头,我一阵惊喜,真是柳暗花明啊!一丛丛的荠菜把地都盖住了,且棵棵碧绿水灵茁壮,还要急着回去在孩子放学前把饺子煮出来,我也没满地里找大棵的挖,也没必要像以往似的满地里找相中的,棵棵都有品有相的入眼。我蹲下没用起身,顾着左右够得着的地方挨着往前薅,十多分钟,也就往前挪移了两米左右,就装满了我带去的一个布兜。 

  心满意足的往回走,四下里环顾,仍然没看见一个人,春天是农闲时候,特别是现在打完除草剂后,地里就没活了,不像以前似的要一遍又一遍的除草,家家地里有人,路上的人也络绎不绝,这家来了,那家走了,热热闹闹的! 

  我往回走着,远远的有个身影朝这边走来,我想可能是当地农民来地里看看自家麦子长势的吧!在这空旷的田野里避开陌生人为好,我就偏离了她来的方向从另一条路上急着回去。谁知那个人加速了步伐朝我跑来,且举起一条胳膊朝我打招呼,我认出那个熟悉的身影了!于是调整路线朝她走去。 

  这是和我租的房子一个楼道里的一个老奶奶,我租的五楼,她家住一楼。喊她奶奶,一点不为过,她今年九十八岁了!从我搬过来当天,就对她产生了特别好的感觉。 

  我的拉家什的车刚停了楼道口,她可能听到动静了!就从家里出来了,很矮小的个子,满头白发,深深浅浅的皱纹布满了脸庞,低眉顺眼满脸的慈祥。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太太。但是她走路利索,耳聪目明,说话条理清晰,让人一见面就对她有亲切感!她温和的问:“你们是租的五楼的房子吧?我住一楼!”说着就伸手去帮我从车上往下拿小东西。怎么好意思让这么大岁数的人帮着忙活,我连忙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 

  然后她拉拉我的胳膊,小声说:“妮,我给你说点事。” 

  “什么事啊?”我有点紧张,初来乍到的还有什么地方规则遵守不成! 

  “我给你说,妮,我有个憨儿子,不懂事,怕你们遇着他突然咋呼,别吓着孩子!”说完嘿嘿了两声,有点不好意思似的,言语间又满是对孩子的疼爱,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听了她的话,心里真是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啥滋味,为了孩子上学,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租间房子,遇着了这特殊情况可真麻烦!如果没黑没白的咋呼可真麻烦了。赁房子的合同已经签好,也不方便说挪窝就挪的。 

  通过几天的相处加上从邻居们那儿知道的信息,实际情况是她的小儿子只是小时候发烧落下了反映迟钝的毛病且说话咬字不甚清楚,说话怕别人听不明白,不自觉的会提高音量,给人时常吆喝的感觉。心里明亮又善良,知道搬来了几家照顾孩子上学的邻居后,基本孩子上学放学时间不出家门!我在那儿住了一年,也就见了两三次而已。 

  老太太亦步亦趋的朝我跑着,我也纳闷的朝她跑过去。相遇之后,她气喘吁吁的抓住我的胳膊说:“妮,你干吗去来,兜里提的是荠菜波?” 

  “是的,奶奶,您有什么事吗?”我一头雾水,满脸疑惑。 

  “妮,你是不是在那块三角麦地薅的荠菜?”她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一只手指着我刚才薅荠菜的那块麦地。 

  “是的,那块地里荠菜可多了,棵又大又水灵,我回家给孩子包水饺去!” 

  老太太的脸登时变了色,说到:“哎呦,妮,亏得我来的及时,快点扔了!” 

  她一把从我手里夺过袋子,把荠菜倒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汪汪的,大口喘着气。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弄的我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啊?奶奶,别着急,歇歇再说”我蹲下扶住她的胳膊。 

  她毕竟九十八岁的人了,这一阵折腾可真够她受的! 

  “天哪……天哪……了得啵……了得啵……谢谢老天爷保佑!”她像吓呆了似的喃喃自语,两手合十做拜天拜地状,额头渗满大大小小的汗珠。 

  这一定是有什么事的,也一定不是微乎其微的小事,我安慰着她,等她平缓下来,慢慢弄明白。 

  过了十多分钟吧!她镇定下来了! 

  她慢慢的给我说了事情的经过,听完之后,脑子一片空白,时间凝滞了似的,周围的事物也像都不存在了,像梦境一般恍惚,异样的镇静!没有大呼小叫,没有捶胸顿足,没有涕泪横流。 

  “妮,上午接近十二点了,我那个憨孩子要去麦地里打除草剂,他说中午头太阳晒晒药效浓,草死的快,他也不知道个深浅,就俺娘俩那几分三角麦地,他用了一整瓶农药,这一顿中午饭吃的我心里不上不下的,最近我们院里不是搬来很多上高中的学生吗!我就想着这些陪读的家长图着给孩子吃点新鲜,在荠菜的药效没显现前薅了去,沾了除草剂的菜就能把人药个半死,别说这浓度高的了!” 

  “奶奶,你看见我过来了?” 

  “也是巧了,我本来想着下午来地里守一下午的,过一夜明早就没事了,一晚上这些野菜就蔫了!我想着两点多钟太阳正烈呢!都怕晒谁出来这么早啊?这不在家也坐不住,老远的看见人影从那边过来,就想着可别万一,可别万一是薅荠菜的,妮啊!也是你命大,你要是不顾及我的招呼匆匆走,我老太婆可撵不上你!” 

  她抓起一把菜放到我们眼前说:“你仔细看看,妮,是不是有干了上面稍微发白的药液?” 

  我仔细一看,果然有丝丝缕缕的白渍残留在叶片上。 

  我吓得一句话也不想说了,说啥都觉得是噪声,天地万物在那一刻都肃穆庄重起来。我早走几分钟奶奶看不见我,奶奶晚来几分钟我也遇不着她了!这几分钟不早不晚的时间,成为了我一生难忘的记忆。我想搀扶着老奶奶回去歇歇,她不回,蹒跚着朝她的三角麦地走去,去守护生命。 

  她的背影瘦小。步伐碎小,急匆有力,像是去执行一件任务。对!一定是神的旨意! 

  我看看天,看看地,顿觉世界有一种不可言说的美丽! 

  作者:李淑君 

    


初审编辑:谢学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