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济宁频道 > 文化 > 正文

散文欣赏:又是樱桃季

2020-05-18 08:00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这都是童年往事了,甜美又心酸。当樱桃树植遍了大江南北,樱桃如“王谢堂前燕”飞入了寻常百姓家。现在的物品琳琅满目,从南国边疆飞越到黑龙江的椰子连着母体的枝还翠着呢!孩子想吃某样异地的水果念头还没下去呢,邮递员送货上门了! 我仍然常梦见那碗樱桃,味道无以伦比的好!

  这两天,早晨五点钟的大街上除了初夏的惯例景色:露水滋养了一夜的含苞欲放的五颜六色的花骨朵在路边花丛里傲然挺立;憋了一晚上的鸟雀在枝间蹦上跳下的婉转啼鸣——像开音乐会似的尽情释放他们的欢乐;早起锻炼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个个的精神抖擞,有的边走边做着扩胸运动,舒展着本就矫健的身躯。又多了一道漂亮的风景,既能滋养我们的眼睛,满足我们的口福,又能增加我们生活乐趣的光景。好了,不卖关子了!喜欢早起的人们应该注意到了,在街边某个植被的凹口处,有可能停着一辆装满樱桃的三轮车。这都是自家有樱桃园的人,天刚蒙蒙亮带着露水摘下来给城里人来送个新鲜的。早晨出门走几步,碰到这么一辆装了一小车玛瑙果的,一家人一天的乐趣来了。现在已经不像以前似的,遇着点心仪的东西想买,往往两手一摸兜,一脸的遗憾相,早晨跑步没想起带钱,只能望物兴叹,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现在是人和手机如影随形,看不见影子的时候有:黑天了,阴天了,或者没灯光的屋内。但是你见过谁手机离开过身?我觉得没有任何东西再能比拟手机的两面性了:与好友聊天文采练的飞扬了见了亲人笨嘴拙舌了!应酬场多了家里餐桌冷淡了!买物方便了钱款数值直线下降了。这不看到这么新鲜的樱桃,没几个人能做到视若无睹的走过去,从兜里掏出手机一扫,提着一袋继续跑步也无妨,又不沉,也不用买多,每天都吃新鲜的多好!

  跑完步回到家,家里还可能静悄悄的!洗干净用一个白瓷盘盛了,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我那刚起床的睡眼朦胧的孩子立马来了神采,坐在桌边,连着往嘴里塞几个,嚼完一块把核吐出来,畅快的来一句:“新鲜,味足,提神啊!”

  樱桃对于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应该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它像一个梦一样触及不到却又缠绕于我们的脑海;它的名字如星星一样悬挂于天空,幼小的心灵渴慕只能仰望;它又如书本上能触摸到的牛奶、面包字体一样,熠熠生香,好奇和食欲也曾经激发了一个个幼小的心灵好好学习,努力争取吃上这些书上描绘的代表着富裕和身份的食物。这一切都源于老百姓口碑相传的一句话:宁吃樱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小时候根本不懂大人们除了用它来形容如字面意思表达的买东西多花点钱也要买点好的以外,还有一个意思是人文表达,也就是对待某些事情上的不将就,应该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为孪生兄弟吧!我那个时候只对“吃樱桃”这三个字感兴趣,就觉得杏就那么好吃了,一筐杏都不如一口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味道啊?应该是和西游记里的蟠桃和人参果相媲美的吧!但那是神仙吃的,天上的东西,知道自己没那资格,便没有奢望。可是这与杏相提并论的东西可以肯定是属于人间的,大人们每次提到这句话来要求把目前的事做得完美时,就会引起我无尽遐思。

  也就是我七八岁的时候,我们大队实验田里种了十多亩桑树。夏初的一天,我奶奶用手托着十几粒紫红的小东西送到我眼前:

  “这是什么呀?”

  “你天天念叨的樱桃,吃吧!”

  “哇!这是樱桃,哪儿弄的?”我轻轻的捏起一粒,放在鼻孔间深吸一口气,闻了闻,不香也没特殊的气味。用舌尖轻轻添了一下,并没有感觉到甜蜜啊!奶奶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笑,我喊了一声“奶奶”。趁她“哎”一声答应的空儿,迅速塞她嘴里一颗,然后为自己的恶作剧笑的弯下了腰。怪不得大人们都夸樱桃好吃,浓浓的甜中稍露酸味,汁水溢满嘴,那天晚上觉都睡的香甜!就是小手变了色,像紫姜芽子!然后我把手摁在一张白纸上,像一朵盛开的紫色五瓣花!无论我怎样玩,扭头就能看见那双欣赏鼓励的目光。别人笑话我没女孩样,提醒奶奶要像种植小树一样,该掰枝杈就得掰,不然不成材时,奶奶总会笑着说:“会玩就不憨!”

  过了一段时间,奶奶又把樱桃递到我面前,这次多点,有小半碗。吃的我满脸花,硬塞给奶奶的几颗也染紫了她的嘴。我爸正好下班回来了,他边放自行车边问:“吃的什么,这么高兴?”

  “我们吃的樱桃!给你颗,爸。”说着拿起一颗往他嘴边递过去。

  “什么樱桃啊?这是桑葚子,别吃多了,上火!”爸爸微笑着离开了!

  “你不认识,爸,这就是樱桃!”

  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六、七岁上一年级了,同学们有带到学校去的。那么缺吃少喝的年月里,有这样一种美味又有营养的果实长在了我们的身边,看林的老人即使长出三头六臂也挡不住人们想吃东西的欲望啊!那个时候人们没有挣钱的机会,只是靠天吃饭,闲得在家数手指头熬日子。十多亩的桑树林得有几百个人一遍遍的搜寻,折断的细桑树枝遍地都是,一天摇晃数百遍的桑树也很快枯萎了,本打算掐了桑叶卖给养蚕的换几个钱的实验致富路成了泡影。

  这都是童年往事了,甜美又心酸。当樱桃树植遍了大江南北,樱桃如“王谢堂前燕”飞入了寻常百姓家。现在的物品琳琅满目,从南国边疆飞越到黑龙江的椰子连着母体的枝还翠着呢!孩子想吃某样异地的水果念头还没下去呢,邮递员送货上门了!

  我仍然常梦见那碗樱桃,味道无以伦比的好!

  (作者:李淑君 )


初审编辑:谢学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