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济宁频道 > 独家新闻 > 正文

时光荏苒 初心不变——记民建会员邵鸿禧

2019-05-22 16:24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期,民建济宁市委副主委周中稳、秘书长刘训阔和民建市中支部主委付大波与专访组成员对74岁高龄的民建老会员邵鸿禧进行专访,以老会员口述历史、年轻会员整理的形式,将民建优良传统记录传承。

  鲁网济宁5月23日讯 近期,民建济宁市委副主委周中稳、秘书长刘训阔和民建市中支部主委付大波与专访组成员对74岁高龄的民建老会员邵鸿禧进行专访,以老会员口述历史、年轻会员整理的形式,将民建优良传统记录传承。 

  作为济宁市民建会员中年龄较大、时间较久、发言和递交建议最积极的一位,邵鸿禧老人在镜头前娓娓讲述了其经历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后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在新时期勇于争先的重要经历,讲述了她与新中国共荣共进共成长的70年。邵老1961年参加工作,在济宁市徐庄小学任教,1984年开办济宁市第一家校办工厂——黄家街小学校办工厂(后更名为中区装潢印刷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民主党派恢复组织活动。1985年,邵老加入民建,先后担任民建市委委员(第二、三、四届)、第一任民建市中支部主委、市中区政协委员等职务。198719881989连续三年被评为勤工俭学先进工作者,1990年和1995年被民建济宁市委评为优秀会员,1992年被民建中央评为全国优秀会员, 

  邵老出生于1944年,其父邵带春坚守祖业,经营百年老店增基和大纶绸缎店,叔叔弃笔从戎考入炮校抵抗外侮;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邵家将祖宅腾出作为政府机关办公场所;1954年邵父积极响应国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的社会主义改造,率先参与公私合营,以实际行动支持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在父辈的言传身教和耳濡目染间,爱国爱党、无私奉献的精神深深根植于邵老心中。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1961年,邵老被分配到济宁市城郊的徐庄小学任教,当时的校舍就是一间大土屋和几张破旧桌椅;学生大多在农忙空闲来上课,刚勉强吃饱肚子,更不用说讲卫生。刚满18岁的邵老,在学校里是孩子们的老师,通过传道授业解惑,为他们打开全新的世界之门,更希望成为他们改变人生命运的启蒙者。在生活中,邵老是孩子们和善可亲的大姐,她长期自掏腰包买来肥皂脸盆毛巾理发刀等,给他们洗手洗脸剪指甲理发,教育他们讲卫生,要自尊自爱自重。邵老教育学生们人穷不能志气短,面对艰苦的环境更要奋发向上,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因为热爱,所以愿意付出。邵老为教育事业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不求名利,无怨无悔,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1982年,邵老调入城区的黄家街小学继续工作。上世纪80年代,学校的办学条件虽然有所改善但仍十分有限,教师的工资待遇也只有微薄的几十元,在各方面来看都显得捉襟见肘。邵老再一次迎难而上,充分调动父辈经商积累的人脉资源,动员企业捐款捐物资助学校,向化工企业求助油漆煤渣,带领同事粉刷校舍门窗、翻新课桌椅、修建操场篮球场,改善办学条件。 

  改革开放不在口头上,要落实到实践中。1984年,爱学习的邵老在一份北京的报纸上看到一篇校办工厂的新闻,于是结合实际向校领导申请建立校办工厂,响应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号召。一方面可以自给自足减少学校开支,改善办学条件;另一方面可以让职工及家属利用闲暇时间务工,创造就业机会,增加职工福利。校办工厂成立之初,只有一台借来的印刷机和一辆地排车。邵老根据多年工作经验和经商头脑,将作业本、试卷、黑板擦和粉笔这类易生产易耗品作为校办工厂的起步产品。由于工厂开办初期经费不足,邵老还要和工人出去拾破烂补充经费。很多同事都说邵老是犯错误了,好好的教师不做,要去开工厂,思想出问题了。但邵老却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国家都要求解放思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她这样做既能利于学校又能利于改善职工生活,这是勤工俭学的好事情。随后,邵老又以学校加餐的创新思路,解决职工家庭学生吃饭不便的问题,学校职工及家属蒸包子蒸馒头做简餐,学生交1毛钱就可以吃上干净卫生的午餐,解决了家长的后顾之忧。邵老在不断学习中破除思想围墙,先后去西安、上海考察学习,向济宁纺织厂做配套纱管、济宁心酒厂和药厂做配套包装等,为教师家属30余人提供就业机会。1992年,邵老在山东省质量管理效益年活动中作为优秀代表进行典型发言。 

  传承父辈精神,爱国爱会不忘初心。1985年,邵老受作为早期民建会员的父母影响,申请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向经济界有追求、负责任、肯贡献、有成就的优秀人士学习交流经营管理经验,为校办工厂的发展带来新思路、新渠道、新方法、新模式,更好地促进本职工作,助力教育事业。加入民建30多年来,邵老忠于信仰,牢记使命,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信念,始终如一做忠诚坚定的爱国者。邵老多次当选政协委员,深入实际密切联系群众,讲真话出实招谋良策,认真履职尽责、积极参政议政;最广泛地挖掘调动自身及其他社会力量扶贫济困,坚持向泗水困难家庭儿童捐赠图书和作业本,积极引荐经济界杰出人士加入民建。 

  老牛亦解韶光贵,不等扬鞭自奋蹄。2013年,69岁的邵老又创建了自己的新公司——鸿博印刷厂,她还要继续干事业,将实干争先的精神传承下去,为子孙做个好榜样。时至今日,年过七旬而又精力充沛的邵老,每天仍坚持早6点至晚12点的工作学习热情,坚持读书看报学习国家政策、看《新闻联播》《时代楷模》《感动中国》等要边学边记;坚持参加民建组织的会议活动,每次必提前到场,从不缺席。邵老说只有这样才能使思想、能力、行动跟上党中央要求、跟上时代前进步伐、跟上事业发展需要。采访结束,邵老说,她生于解放前,成长于改革开放,她感谢这个新时代,感谢党和国家的好政策。世界上没有坐享其成的好事,要幸福就要奋斗! 

  与新中国共相伴的70年,在邵老心中,流走的是岁月,不变的是信仰! (通讯员 黄晏如)

 

    新闻链接:

  漫忆增基绸缎店(原名京货店)建店概况 

  ——邵带村先生遗文(备忘录) 

  【邵带村,老民建会员,增基和大纶绸缎店传人,原民建济宁市委委员、市中支部主委邵鸿禧之父。本文根据邵带村先生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手记整理,原汁原味,因有些字不好辨认(括号内的),故模糊处理。 

  --中国民主建国会济宁市委员会整理于201943日】 

  本店开设济宁南关外吉市口街路西,由于地处冲要,熙熙攘攘,热闹异常,旅客云集,商业辐辏、来往行人日夜络绎不绝,繁荣至极,因此(人邻人居),选择此地开设。过去旧社会做买卖,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俱备,有利经营。 

  兹将经营情况述略如下: 

  一、创办人曾祖邵翔千暨杜本高老先生合资经营,在清光绪元年(1875年),当时资金约计银币捌千元,前店堂三间,后店堂三间。后院三间,南屋做银房,北屋三间做货房。另有一小院,厨房一大间和厕所。共有伙计(店员)十余人,掌柜一人(经理),二老板一人(付理),管账一人(会计),帮账一人,炊事二人做饭。 

  二、该店经营的商品系绸缎、布匹,派有专人去外地采购,如到济南、天津、南京、上海、镇江、苏州、杭州等地选进大批货物,(开市)另售,另外还在本省定陶县进的白陶布在本市染坊加工染成墨兰色京皂布出售四乡农民做衣服做鞋,很受农村用户欢迎,一度经营过红羊牌兰羊棉纱,既增加营业收入又方便农民需用。 

  三、面向农村:增基主顾多在田乡,并与他们建立深厚友谊,联系密切,他们进城买布多半都到增基购买,一般赊销记账,建立田乡往还账,到年终结算归还货款。 

  与本市机关单位、住户交易不广,寥若晨星,因没进高档丝绸,(所进皆系布匹众多)。 

  四、店规:(规章制度)每日作息时间,黎明起床,洒扫院落,室内室外,清洁卫生,整理货架橱窗,柜台,摆布商品,井井有条,使之新颖大方,吸引顾客,色白花织绸缎等布分别品类陈列,使顾客进门一目了然、便于挑选。 

  每日早六点钟下门(上班),晚上十点钟行人稀少时,上门(下班)。下班以后整顿一天卖的货物,理顺架子,充实商品,拾掇卫生,稍微歇歇,洗洗手脸即熄灯睡觉。 

  五、商战:在旧社会里,有句俗话,同行为仇家,为了争夺市场做生意,互相排挤,互相竞争,各显身手,终日角逐不休,你想吃掉他,他想搞挎你,同床异梦,貌合神离,阳奉阴违,言行不一,企图扩大营业。加(减)放尺,买一送一,实行骗人伎俩。过去商业都是暗码交易,没有赔钱的生意,只不过施展卑鄙手段,目的是为了赚钱。 

  六、1928年,北伐大军胜利来济,奉鲁军阀及孙传芳部队溃败从济宁退却时抢劫颇重,尤其在南关吉市口一带,均被抢掠,增基布店损失甚巨,杜姓股东退股出号不干,这时由本店经理申棣园接替,投资加入当上了股东,从此邵杜两家合资,换为邵申两家合资。申某早在该店做生意多年。1920年杜老先生去世,由申棣园继任该店经理,一直延续到1934年。增基开业六十年大纪念,印了好些张画及印花门帘花包袱等作为纪念馈赠礼品以广招徕。至1939年,但因杜姓出号遗留下来纠纷,经友人调处解决之后,逐改字号为德华。在纪念增基开业60年时,1934春,在南门里大街路东又开设一个大纶绸布店,经理兼股东仍是申棣园和先父邵雨亭。大纶规模()由增基()店员十余人。 

  大纶的生意在鼎盛时期,自34年开业,至37年年底四年之间,挣钱不少,赚了一处市房(大纶店房),价值银币5000元。这时柜台里面各个架上货物丰满,货房屋成件,整货充足,估计当时以白布作单位计算有千把疋。 

  37年年底,日寇飞机轰炸南门里,大纶距南门有咫尺之远,不幸被炸毁门面数间,经理申棣园在烟雾灰尘之中救出,幸未丧命,从此心绪颓唐,不欲竞争,从那一蹶不振,虽然每日正常营业,但是消极应付,不求进取,加上日本经济封锁,生意难做,存货虽多,由于物价波动很大,不动不静自然(约有强半)损失,挣钱较37年前一落千丈,而开支花项一如既往。在日本侵占济宁八年之中经营停滞不前,逐渐没落,从而卸匾歇业。为了看护房子及拍卖零星店底,留下申绍平及几个店员,虽然停业,但是结束事宜尚未(藏)事,大纶(暂改同祉)维持一个阶段。待至解放 ,承蒙政府大力扶持,在1953年德华南店与同祉合并亦改为德华北店,及至高潮到来,1956年合行业,公私合营,两店得以摆脱困难,解决拮据局面,转忧为喜,消除了失业、解雇等等顾虑。 

  七、七七事变经过情况 

  1937年泸沟桥日本大举侵略华北,及到旧历腊月,韩复榘第三路军退守济宁,这时,济宁蒙受损失相当惨重,韩与日寇激烈奋战数日,韩退去时,曾罹日寇袭击,枪杀我济无辜百姓数百人,大纶布店被敌机轰炸,营业陷于停顿,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后虽恢复营业亦是勉强支持,由于情绪不高,消极转战为守。日军占据济宁、城门由日兵及伪警察站岗,出入鞠躬行礼检查良民证,诸多不便,从而营业萧条,顾客日趋稀少,数年之间亏损不堪。德华南店一向面对农村,农民亦惧怕日寇凶悍,不敢进城,南关外生意也日渐冷淡。基于以上种种原因,以守为主,以战为辅的方法维持生活。 

  回顾两店经历情况: 

  通过回顾,自从开始开业及至公私合营,在这漫长岁月中,历尽好多险阻艰难,和坎坷不平的道路,曾罹迭次兵变:如北洋军阀混战,败兵退却、抢掠;如1932年南关吉市口被土匪抢劫,损失和破坏;日伪日期,遭受宪兵特务敲诈勒索,明赊暗骗,那时商人提心吊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动辄得咎,诬陷私通八路,以莫须有罪名,强加压力,使用这种手段迫使请客送礼,否则没入货物、罚款,用尽卑鄙无耻的伎俩,达到贿赂到手为目的。 

  如增基在扁担街路东租货一处房子存放货物,有人唆使非要不可,再如大纶在城里塘子街租赁房子一处也是为了存货,日伪又是马不停蹄急不可等的非腾出不行,腾出他用,蛮横异常,那时商人如不各方面应酬联络,生意一会也不能做。 

  八、劳资关系:旧社会商业由于私有制决定,利字当头剥削成性,由于三三制分红,这是难免出现偏差,无疑店员分红寥寥无几,当时店员多半与资方非亲即友,或亲友介绍进店,虽有些抵触情绪但没发生过偌大纠纷,也有少数店员因工资菲薄,分红不多,辞退不干,另谋枝棲。 

  九、为了巩固生意,打好坚实基础,连年盘存,谮伏积累,采取以丰补歉,拿寅年的盈余补卯年的亏损。譬如今年全年给店里挣了10000元,到年终盘存杀账剩了七千,这个三千谮伏在货价里边,如10元一疋白布,贬价为原一疋,存入账面,如果下年生意不好,甚至赔钱,把谮在力量付出翻过账来,仍按10元计算,以衆多益寡,挹彼注兹,这就可以以丰补歉不致赔钱。由于经理人长袖善舞,调度有方,就可永远立(于),不致倒闭、歇业、空账之虞。 

  但是采用这种办法,难免惹众伙计们反对,和满腹怨言,因为少分红利影响个人利益,可是为了强化店里长远利益,促使大家未便提出其它异议。 

  十、有关店员同志的福利待遇: 

  每人每月回家三天看看,头天晚上走,次日晚上回,洗澡、换衣服及料理个人家中私人事情。 

  每月初一、十五一定改善生活,调剂饮食,鼓励大家振奋精神,努力工作。 

  每月整容、理发两次,理发师傅由店内花钱聘请。一月数次来店,轮流剃剪。 

  如遇有婚丧嫁娶等事,由店内大力支持或借用钱,挂量布账等,这是属于临时挪借。 

  店员薪金:旧社会一般挣钱不多,每月银币每人最多叁至贰元,也有壹元的,长柜的不过伍元,都是在店里管饭。 

  从挣钱甚微来看,当然不能养家糊口,但是各家都是食指众多,每个店员秤米买面以及烧柴等用均从店里垫付,无力偿还的,都归长支短欠,挂在借贷账上。 

  两店生意买卖最好的时候从1929年至1937年这个几年之间,营业额每天能卖到千余元(约计),那时比殷实,劳资双方感觉宽裕,都能多借用些钱,存货两店约有两千疋左右。除掉两店伙支、店用、税收等各项开支,以及两家东家家庭生活费用,及伙计们家中生活费用以外,每年个人都能多分些盈余。 

  十一、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正确领导下,经历八年抗战胜利打倒日本侵略者和与国民党统治集团的斗争迎来全国解放,全国人民无不欢欣鼓舞,从黑暗走向光明,全国工商业和各阶层人士,无不兴高采烈,渴望云霓之心得以实现,从此我们工商业有了前途和保障,安居乐业,一心一意投入生产和安心经营,象过去日伪时期欺凌、诈骗、陷害等事一去不复返了。 

  十二、解放后,不仅恢复了生产和经营,同时得到政府大力扶持和整顿。 

  通过贷款及批购零销和经销代销各种形式逐步兴旺发达起来,经历一个恢复阶段,迎来1956年全行业公私合营,免除了倒闭失业种种顾虑,无不额手称庆。 

  一年一次过完春节看账,邵带村在旧历正月初间或在中旬左右,看毕账后研究选择吉日开市(营业)。 

  看账后,当日晚上举行店宴,东伙联欢,由经理向东家汇报一年各项情况,并给众伙计寒暄等等。辛苦一年。然后谈及去留问题,再由经理介绍伙计们工作情况及表现如何。不过这是过场,留谁去谁,早已胸有成竹。去留确定后,仍由经理宣布名单。增基开业时间悠久,还有许多事情,我不知端倪。 


初审编辑:靳秋芳
分享到:
./W02019052259510198498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