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济宁频道 > 独家新闻 > 正文

改天换地逞英豪—专访鱼台“稻改”亲历者龚恩全、刘俊岱

2018-07-17 09:25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日,山东商报和鲁网的记者专门采访了当年鱼台“稻改”亲历者龚恩全、刘俊岱老人,在今天鱼台县委、县政府号召弘扬“稻改精神”的大背景下,让我们一同走进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走进崇尚集体主义、英雄主义,崇尚劳动光荣的伟大时代,感受那历史脉动,捕捉岁月片段。龚恩全老人退休前是鱼台县畜牧局局长,似乎在整个工作生涯中,都与农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作为一名“稻改”亲历者,他对当年“稻改”印象深刻,感怀犹深。在激情迸发的改革开放40年中,鱼台县人民昂首阔步走进了新时代,当前正在大力弘扬“稻改精神”开启了新的伟大征程,必将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努力谱写出更加辉煌灿烂的发展篇章,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贡献出一份应有的贡献!
  

  鲁网济宁7月17日讯(记者 徐景春 安奇林)盛夏时节,驱车驰行在富有江北“鱼米之乡”的鱼台大地,映入眼帘的是葱郁翠绿的稻田,碧清的河水汤汤,以及处处彰显着生机与活力的城乡新貌。沧海桑田,巨大变迁,更由于人工伟力的加入,足以旧貌换新颜。读者、网友也许不相信,今天如此美丽富饶的鱼台县,在半个世纪前,却是一个“十年九涝”的穷地方,超过半数的家庭过着朝不保夕,逃荒要饭的苦日子。在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下,在鱼台县委、县政府的坚强带领下,一场始于1965年冬的治水改种稻子的变革工程(简称“稻改”)拉开了序幕,全县干部群众大干150多天,发扬同心同德,艰苦奋斗,拼搏奉献的精神,终于把荒湖涝洼建设自成体系的排灌系统,才有了今天的富庶的“鱼米之乡”。 

  在这场令世人注目的伟大创举实践中,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平凡人生一旦和伟大的时代,伟大的变革联系在一起,便可迸发璀璨夺目的光芒。近日,山东商报和鲁网的记者专门采访了当年鱼台“稻改”亲历者龚恩全、刘俊岱老人,在今天鱼台县委、县政府号召弘扬“稻改精神”的大背景下,让我们一同走进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走进崇尚集体主义、英雄主义,崇尚劳动光荣的伟大时代, 感受那历史脉动,捕捉岁月片段,重现精彩传奇吧! 

    

  龚恩全:“稻改的胜利就是获得的第三次解放!” 

    

  龚恩全老人退休前是鱼台县畜牧局局长,似乎在整个工作生涯中,都与农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作为一名“稻改”亲历者,他对当年“稻改”印象深刻,感怀犹深。 

  “在我的心目中,鱼台的稻改是鱼台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向大自然宣战,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取得辉煌胜利的一次人民战争。如果说抗日战争的胜利是鱼台人民获得的第一次解放,这次解放夺得是人权,不再做奴隶;推翻国民党的统治是获得的第二次解放,这次解放获得的是生存权,人民获得了土地;稻改的胜利就是获得的第三次解放,是鱼台人民从战胜自然的过程中获得新的、巨大的生产力的解放,这次解放获得的是尊严,证明我们鱼台人可以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获得更好的生活。我感觉无论我怎么说,也无法说出一个完全完美的稻改精神来。我说过如果哪个大作家想写稻改,那将是一部宏篇巨著,红楼梦、三国演义也只有一百二十回,鱼台的稻改可能要写一千二百回。” 龚恩全老人深情地说。 

  记者在鱼台滨湖街道稻改精神励志馆了解到,1964年以前的鱼台因地势低洼,十年九涝。面对这种困境,中共鱼台县委向全县发出“稻改”号召,从1964年冬到1965年春,全县大干150多天,付出劳动日286万个,开挖干、支、斗渠7296条、共长2753公里,完成土方工程1500万立方,砖石工程8.5万立方,修建渠系建筑3500余个,疏通旧河道4,100多公里,新建\改建排灌站46座。当年搬动的土石方,如果筑成1高的土坝,可围绕地球赤道一圈半。整个工程投入1500多万元,除了国家投资400多万元外,其余1100多万全是群众捐款捐物。一连串的鱼台“稻改”创造的伟大数据,进一步印证了龚恩全老人的感慨! 

  龚恩全介绍,县志记载:鱼邑水患,历史堪悲。鱼台县座落在南四湖西岸一个低洼的平原地带,全县土地面积只有654平方公里,平均海拔35米,最高处在鱼城37.3米,沿湖只有33.3米。有些地区甚至是次大陆,例如老砦的北大淤,张黄的西大王、梁岗,王鲁的张庙等沿湖区都在水平面以下,终年积水,不能种麦,只能种一季水稻,不用灌,只是排水。不难看出,南四湖是苏、鲁、豫、皖四省的一个蓄水池,而整个鱼台县正是这个蓄水池的一部分。有史料记载,1948——1964年,16年间有过7次大的水灾,还有过4次旱灾,鱼台非涝即旱,人民苦不堪言。 

  鱼台县广大农民群众1948年解放以后,翻身做了主人,分得了自己的土地,本想努力劳动,种好地多打粮食,交给国家,报效党,这是广大农民最朴素的报恩思想。但事与愿违,年年水灾,计划一次次落空,不但不能给国家做贡献,还要吃救济粮,扯国家后腿,百姓们恨天怨地,心急如焚。在这种思想状态下激发的那种想干事的激情,成了稻改思想基础的一种动力。 

  龚恩全回忆说,我当时是宣传队员,负责采访的典型是清河的夏桂香。她个子不高,有点偏瘦,婆婆有病,还有个不会跑的小女儿。据村里领导介绍,夏桂香婆婆有病,不能跟她们吃一样的饭,都是专给婆婆做饭吃。她的事迹也很简单,就是卖掉娘家陪送的嫁妆支援修建排灌站。她心情很平淡,话语不多,问到她为什么这样做时,她说的话也很平淡:“卖了嫁妆怕什么,等排灌站建好了,种上稻子,我们生活好了,再买好的。”当时我们看看她有病的婆婆,看看她瘦小的有点缺营养的小女儿,一个屋子四个旮旯,想想她那句说得很轻松的“日子过好了再买好的”,心里五味杂陈,有点想哭,心想这样的老百姓真的太好了!孝敬长辈、舍小家顾大家,放在今天也是楷模! 

  在稻改过程中,什么“活着干死了算”、“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早晨起来摸黑干,田间地头三顿饭,晚上干到看不见,有时还要连轴转”,这些豪言壮语在群众那里已谈不上什么振聋发聩了,因为他们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拼死拼活为稻改,其他什么也不多想,好像每个人都是一部推土机,只知道推土、修渠、建站。 

  在稻改过程中,党、政、军、商、学,都是奋不顾身,积极参与,都为稻改工作的胜利起到积极作用。先说说县委、县政府领导者的做法吧。县委、县政府决定干部下去蹲点与群众实行三同。那时候真是“机关可以不来,点上不能不去”,“机关可以关门,点上不能没人”,“机关有人管接见,领导有事点上见”,“不听汇报看现场,不是训人即撤人”。日常生活再也不是那种官样、衙门样,满脸汗水一身泥,足赤手履衣不齐,干部与百姓携手并肩,与农民群众一起抬土挖河、平田插秧,县领导都是这样,在群众眼里完全没有官兵之分。军队与学生经常会在一起出现,搞突击,搞集中插秧,渠开了口子堵口子,哪里任务最苦最难哪里就有他们。商业战线送货上工地,到处采购急需物质,派出大批人员蹲点驻队,也为稻改做出了巨大贡献。 

  龚恩全老人对“稻改精神”作了总结:“一、党的正确领导,坚持正确的革命路线,居弱图强、与广大人民群众同心同德,以身作则的作风,是稻改取得胜利的最大前提。二、广大人民群众紧跟党走,不怕苦不怕累,艰苦奋斗、拼搏奉献的精神,是稻改取得胜利的保障。三、鱼台走稻改的路子是正确的,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取得的胜利是辉煌的,稻改精神是鱼台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永远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  

    

  刘俊岱:“稻改那些年,是大集体、大兵团作战。” 

    

  刘俊岱老人,原在县实验小学、实验中学工作,现年70岁。他结合个人的经历,谈谈对稻改精神的理解与体会。鱼台县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生活状况:鱼台县地处滨湖涝洼,上接十几个县的客水。当时河道少,又窄又浅,鱼城东边的惠河就是个大水沟。经过1964年,1978年两次开挖,加深加宽才形成现在的状态。稻改前鱼台县十年九淹,老百姓有句顺口溜:“蛤蟆尿一泡,也能淹庄稼”。鱼台人民逃荒要饭是很普遍的现象。1957年秋天发大水,我家鱼城镇洪寺村平地一米多深水。据说当年咱们县城里水更深。一中的水淹没了教室的窗子。我当年10岁了,我清楚地记得,我们村一位亲戚家住王鲁,他撑着大船一直到我们村头上。1957年没种上小麦,1958年就没有麦收,接着是三年自然灾害,鱼台人民的生活可想而知了。 

  1964年,鱼台县从当时的金乡县分出。同年101日,鱼台县委开始办公。县里的第一次党委会在当时的二中召开。我当时在二中读高中一年级。我们的班主任、政治老师宋宣度给我们讲,上级恢复了鱼台县,县委成立了,正在我们学校召开会议。县委根据鱼台县实际情况,决定进行稻改,大面积种植水稻。 

  我印象稻改先从东边几个公社开始,1970年前后推广到西边几个公社。鱼城公社的李树白、夏庄、洪寺、湾里几个村稻改共用的排灌站就是1970年前后建成的。 

  稻改难度很大,要挖河引水,修建排灌站,要挖渠修路,整平土地,把水引到田地里。当时的土地高低不平,还有一些台田,地里有好多坟墓。平台田、平坟、整平土地、规划成方,国家刚刚经历过三年困难时期,不可能在资金、物资上给鱼台多大的支持。所以,稻改首先要发扬自力更生的精神。鱼台人民在县委领导下,发扬“穷则思变要革命”的精神,投入到稻改工作的各项工程之中。我记得当时提出的口号是:“苦干、巧干、拼命干,一年小变样,三年大变样!”短短几年,鱼台大地就彻底改变了模样:河道多了、宽了、深了,一座座排灌站建起来了,洪水在鱼台人民面前低下头,水患变成了水利,十年九淹的土地变成了旱涝保收的丰产田,田野里阡陌纵横,稻麦飘香。 

  19656月份,二中师生响应县委号召,到东张公社支援各村插秧。高三两个班因高考临近没参加,高一、高二两个班和初中的师生都参加了。我们班支援小吴村。临行前,校长作了动员报告,要求师生做好吃大苦、耐大劳的思想准备,要轻装简行。因天气热不用带被子,每人带一块床单,吃饭用具,牙刷牙具。我们班分得一辆地排车,用来拉行礼。我们在二中吃了早饭,沿惠河大堤向东北走,从鱼台的西南角到鱼台的东北角,估计也有四、五十里路。男生们轮流拉着行礼,大家中午没吃饭,走到小吴村,太阳已经平西了,才吃上饭。我们班51个学生(其中11个女生),第二天一早,4个人分成一组,就开始插秧了。 

  我们白天在水里泡一天,连个遮阳草帽都没有;晚上铺地上一层麦秸,再铺上片破席,和衣而睡。枕头是土坯,有同学嫌低,再枕上自己的鞋。几天下来,许多学生腿肿了,脚被麦茬扎没了血,被蚂蟥咬破了。腿肿几天就开始烂,流黄水。但那也没人叫苦,没人下火线,各组都干得热火朝天,还开展比赛,当时提出每人每天插一亩秧,不能漂秧,不能过深。由小吴村的社员当指导和监工。白天干一天,傍晚还要总结经验找差距。睡倒之后,任凭蚊虫叮咬也不知道。湖边的蚊子很大,吸足了血肚子像麦粒那么大。水里蚂蟥也很多,许多同学身上被咬得大包小包密密麻麻,奇痒难受。那种苦、乏、累,不亲身经历,难以体会。 

  在小吴村干了20多天,我们又转战到李阁公社的孙桥村干了十几天。离校时的一身衣服,回来还是那一身,泥巴加汗渍,穿在身上感到硬梆梆的、臭哄哄的。尽管同学们腿肿了,脚烂了,晒黑了,身上带着大大小小被蚊虫、蚂蟥叮咬的包,但我们感觉更精神啦!都感到有了一次终生难忘的经历。更庆幸的是我们全班51人无一人掉队,全部安全返回学校。所以我深深体会到:稻改精神首先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 

  稻改那些年,是大集体、大兵团作战。秋收之后,全县人民就开始挖河、挖渠、修路、建排灌站、修桥等农田水利建设。当时没有机械,全靠锨挖、肩扛、人抬。许多人的肩膀磨肿了,磨破了,但是没有人认怂,咬着牙拼命干。19683月,我高中毕业了,回农村参加了挖渠修路等一系列水利工程。特别是1968年秋,我参加了开挖西支河的工程,使我印象更深,终生难忘。我们村在临河村的一块空地上搭了个大窝棚,铺上麦秸,全村几十个男劳动力住在一起,白天在河道里挖土、抬土,小雨也不停工,泥里水里干。因我刚下学,和我一起抬土的本村兄弟总是让我大头,把泥兜拉向他近些。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莫名感动。晚上,几十个人睡在一个窝棚内,有时窝棚漏雨,地上潮湿,也没办法,躺下就睡着了。 

   “当时的百姓们,一不计报酬,二没有怨言,三干活不惜力,一切行动听指挥,团结协作,甘心奉献。所以我认为,我们的稻改精神,也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团结协作,甘心奉献的精神。” 刘俊岱老人感慨地说。 

  鱼台人民在稻改这场翻身仗中,舍小家、顾大家。举个例子,当时田地里坟墓很多,坟平了,坟地还在,挖河、挖渠、修路时挖着谁家的老坟,没人提出异议,没人要求赔偿,没人大吵大闹,没有所谓的钉子户。鱼城南关的排灌站用的石头,全是鱼城附近各地的石碑,都是无偿抬过去的。所以我认为稻改精神还是舍小家、顾大家,大公无私的精神。 

  “我印象1966年,县委、县政府向全县人民提出的产量口号是今年2亿斤,明年过长江。据说过长江是亩产800斤。可见当时的粮食产量是不高的。当时,基本上没有化肥、农药,全靠土杂肥。但经过稻改,经过鱼台人民战天斗地、艰苦奋斗,到了70年代,鱼台就接近或达到吨粮县的目标,成了全省学习的模范县。当时山东省提出全省学习桓台县、鱼台县(学两台),作为一个鱼台人,我深深体会到,鱼台的成绩是鱼台人民在一届届县委、政府的领导下,艰苦创业干出来的!” 

  记者了解到,1965年密滩“稻改”,当年密滩大队水稻喜获丰收,大小队干部受到县表扬,广大群众喜气洋洋,密滩驻点干部创作组的同志感慨万千,共同创作了《听俺唱一唱密滩歌》,唱词是“密滩是个好方,泥滩变成米粮仓。人人都夸俺密滩好,如今密滩赛苏杭。能种麦、能种稻,种啥收啥产量高,男女老少爱劳动,改天换地逞英豪!大人小孩吃的饱。穿的暖,住的好,幸福的日子来到了。人人都夸党的领导好,指导我们走向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我们永远跟党走,来年更上一层楼!” 

   在激情迸发的改革开放40年中,鱼台县人民昂首阔步走进了新时代,当前正在大力弘扬“稻改精神”开启了新的伟大征程,必将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努力谱写出更加辉煌灿烂的发展篇章,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贡献出一份应有的贡献! 


初审编辑:孙诗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