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济宁频道 > 独家新闻 > 正文

抗日让他和她,融入革命的熔炉!

2015-03-30 11:00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金余一:1923年3月23日,生于山东省泗水县,1944年11月参加工作,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12月离休,曾任济宁市科学技术协会科长。 高玉荣:1923年3月1日,生于山东省泗水县,1948年2月—1950年8月,泗水县治保主任、参加淮海战役;1950年8月—1966年2月,滕县专署托儿所;1966年2月—1979年9月,滕县计生办主任,1979年9月—1990年12月,济宁计生科研所所长。1990年12月,离休。

——专访离休干部金余一和高玉荣夫妇 

  

  金余一老人向记者签名赠书 

  鲁网济宁3月30日讯(记者 徐景春 安奇林)命运,总会受到时代的支配和影响。人生的演进总是与国运紧密相联。正是那一场抗日战争,深深地影响了亿万人的命运。也许,一个人的力量是微小的,一个的工作也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只要是从事了有意义的工作,无疑对于推动时代是有益的。毛泽东曾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的真正动力。 

  近日,记者有幸采访了济宁离休干部金余一和高玉荣夫妇,他们在抗日战争后期参加革命工作,虽说没有亲临血与火的战场,但是他和她也在各自的、平凡的岗位上,忠于职守,发热发光,抗日让他们结为夫妻;抗日,让他和妇融入革命的熔炉,他和她一同发展进步。历经风雨人生,今日安享晚年。 

  金余一:抗日让他深受鼓舞,从此步入革命的队列 

  1923年3月23日,金余一生于泗水县北陈村。那时正值军阀混战时期,国家四分五裂,民不聊生。时任山东“总督”的军阀张宗昌,参与混战,横征暴敛、鱼肉人民,老百姓生活极度困难。在北陈村,金家是中等偏上的家族。 

  1931年,因“九一八”事变暴发和金余一祖父的去世,金余一的父亲不能继续在东北安东生活了,就返回家乡。由于金余一是长孙,深得祖父喜爱。希望培养他成为继承祖业的人,在他不到六岁时便送进学堂上学。在以后的上学期间,金余一受到了抗日运动的教育和影响。 

  “那时,有一个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就是县教育局的督察员王常悌,他讲起话来,嗓门很高,声音宏亮,要求学生好好学习,热爱祖国。有时还振臂高呼‘驱逐鞑掳’、‘抵制日货’、‘打倒倭寇、打倒帝国主义’!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全国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金余一的家也随之衰败。因为家穷,金余一无法上学了。家事多变,金余一被迫干起了小商贩生意,希望赚些钱贴补家用。 

  1938年,金余一和母亲住在姥娘家。这时,我党已经解放了泗水南部山区,这个地方是敌我交叉之地,敌我斗争十分激烈。日本侵略者经常对山区进行扫荡。这年春天,日伪向南部山区扫荡。路过太平庄,炮击村子围门,村东头几十户人家,全部被烧光。农民饲养的生畜都被烧死了。十几人被杀死。这年,高玉荣的父亲高万龙因病逃难被摔伤病吓而死,一妇女被几个日本人强暴。日本这一令人发指的侵略暴行,激起了金余一的满腔怒火。 

  1941年4月,为了谋生,金余一到伪“满州国”涧岛省(现吉林省)晖春县,给日本人做苦工,修防东方马诺防线,历时六个月,10月有幸送回。期间,受到日本鬼子的毒打,一次打断两根棍子。这些亲身经历,对于金余一参加革命起了重要的促进作用。“由于我党的干部与旧政府的官员截然不同,他们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于1944年,我就报名参军了。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1945年1月,金余一到鲁南行政干部学校会计训练班学做会计,在抗日战争中,这个学校是流动的,没有固定的校舍、也没有课桌和课凳,树林广场是课堂,石头是课桌,腿是课凳,吃的小米加咸菜,喝的是稀饭。粮食不足时就上山挖野菜充饥。但金余一格外珍惜学习,通过学习,他提高了觉悟和能力,为日后的革命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高玉荣:工作总是积极进取,成为抗战中的巾帼勇士 

  金余一和王玉荣是革命伴侣,是跟着毛主席干革命结合在一起的。“我父亲在1938年5月的一次大扫荡中,躲避时不幸摔伤病受惊吓后去世了,那年,我才八岁,我恨透日本鬼子了!后来,我在四叔高万志和五叔高万彬及高玉兰大姐的熏陶、影响下,接受了爱国主义和共产党的教育,从此走上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的道路。”高玉荣对记者说。 

  1943年,家乡解放时,高玉荣才12岁就跟着群众唱革命歌曲,参加斗争会,斗地主恶霸高呼口号。14岁时,她被60多名同龄姊妹先后推选为姊妹团长、指导员和女民兵连的指导员。“姊妹团,民兵连,对敌斗争警惕高、站岗放哨查路条。查路条、必须严,防止敌特混过关”尽管过了这么多年,92岁的高玉荣老人还能清晰地唱出来,当年的站岗放哨、查路条,已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一直对那个激情燃烧的抗战年代充满怀想。 

  太平庄是敌人进入我解放区的交通要道,为了防止敌特进入解放区搞破坏,高玉荣在党组织领导下带领全村60多位姑娘参加对敌斗争,身束武装带、肩背土枪、手持长矛、不论严寒酷暑,她们日夜轮流在村北路口上站岗放哨、查路条,不放过一个坏人进入解放区内进行破坏活动。 

  “姊妹团,民兵连,积极参加大生产,多打粮食来支前。来支前,支前忙,推磨轧碾送公粮”。那时,高玉荣带领60多位姑娘,冲破封建思想的束缚,积极投入大生产运动,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和支前运动,用磨和碾制成米面,制成煎饼用手推车送到南陈村香山乡粮库,支援前线。  

  “姊妹团,慰劳忙,要到抗属(即军属)家里去帮忙,既打水又晒场,院子扫得光又光。”那时很多青年为了抗日救国,参加了抗日的八路军,他们的父母妻小的生产和生活有了困难,高玉荣就带领全村的姑娘们开展拥军拥属工作,帮助抗属种地、打水、扫院子及干其它活路,有效地解决了抗属的生产和生活困难。 

  “姊妹团,识字班,学文化、知识宽,向前看,积极干,为了共产主义早实现”。旧社会的妇女不仅在政治上受歧视,人身也不得自由。高玉荣和全村的姑娘一起参加识字班,学文化,学革命理论,走向街头,和男青年一样带领女民兵,练军操、大唱革命歌曲;反封建迷信,反对妇女裹脚,已裹脚的要放脚;反对父母包办婚姻,要婚姻自由。由于高玉荣和金余一同追求进步,在抗日的时代大潮中自由恋爱,走在了一起。 

  平凡中彰显精神,风雨中演绎生动。诚然,金余一和高玉荣,均没有走上抗敌的第一线,然而,他和她同样是抗日大潮中的先进分子,正是有这些默默无闻的支持者,正是拥有了人民群众的力量支持,才让中国迎来了伟大抗战的最终胜利! 

     


初审编辑:任利伟
分享到:
./W020150511364143308607.jpg